十一月的杂想

以为2020年会过得很漫长,可日历已经翻到了11月10号;南方的深圳也隐约透出初冬的干燥和冷酷。 这无知的岁月,他年复一年地循环着;从我的指尖成片成片地溜走。 与诺诺一别已快十个月,盼在䁔冬阳光里再见。 这...

词 – 鹊桥仙

鹊桥仙的词牌,用来咏歌牛郎和织女的爱情,名是源自欧阳修的词句“鹊迎桥路接天津”;在七夕这一日诵读遍这首词牌的作品比任何礼物都浪漫。 标准的词牌格式(存在部分变调的格式),是五十六字: [平]平[仄]仄,[...

塞尚的朋友圈 – Emile Zola 左拉

如果最原真的感情造到背叛,结局必然是化成最彻底的撕裂,山崩地裂成为碎片! 塞尚与左拉的友情,真切地演绎了这句忧桑的故事。 塞尚与左拉相识于童年,他们一起捕捉夏天山涧的风,一起躺在春天草地上畅想未来;...

艺术的引路人

环顾桌上的书,《剑桥艺术史》、《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平如美棠-我们的故事》、《艺术与观念-塞尚》、《艺术与观念-凡·高》,好生神奇,没有半点理科生的味道,会心而笑。 昨晚半夜醒来,黑夜里的光朦胧又明...

宋·词 – 晏殊 浣溪沙

晏殊的词不似柳永的暧昧,也不似欧阳修的刚烈。 晏殊的才情横溢与他的身世落莫交织在一起,亲情爱情友情都没能足够温暖他,他作词的韵多是清冷;孤独时读他的词,会将落莫放大至浓烈苦涩。 浣溪沙 青杏园林煮酒...

塞尚的朋友圈 – Camille Pissarro 毕沙罗

木心说:“天才是被另一个天才发现的”。伟大的人身边会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塞尚的神秘力量非毕沙罗莫属。 毕沙罗(1830-1903)年长塞尚几岁,他在巴黎美术学院学习,可能是学院里太缺少有趣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