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艺术

A collection of 52 posts

张大千-一帆烟雨过姑苏
艺术

张大千-一帆烟雨过姑苏

是否有一些瞬间让你感觉那就是注定的瞬间? 比如清晨秋雨里,白球鞋踩在石板上枯黄的枫叶,这冷清秋中的落叶一直在等,等温柔的风和白衣飘飘的你。 是否有一些瞬间让你回忆起那个曾经的瞬间? 现在坐在书桌前,耳机里飘着半岛铁盒的旋律,带我回到高二盛夏晚自习,窗外黑夜中对面楼的109教室,那位少年恰好也看到黑夜中的我。 大千居士的烟雨姑苏里,隐藏的这些瞬间,独属江南佳人! 谁将折柬远招呼,长短相思无日无。 挈取酒瓢诗卷去,一帆烟雨过姑苏。

岚晓荷,最初的起点
艺术

岚晓荷,最初的起点

从开始写第一篇艺术赏析《杨·凡·艾克 Jan Van Eyck – 根特祭坛画 Ghent Altarpiece》,那是2018年8月,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时间,一定是因为看了Google艺术与文化 (图1)后产生出的化学反应——由索取式的探索、汲取转为饱满情绪的创造、表达。 回忆起最初的起点,那仿佛像推开一扇窗,从被困在由工作与压力、家庭与生活织成的玻璃球中探出脑袋,贪婪地打量Google艺术与文化。第一次将时空相遥的风景(图2)中的一草一木一直放大,像是能触摸到画中的夏日微风,不觉间那一晚的三、四小时就这么流淌到窗外的黑夜里。 尽管在很久之后,才知道这是小众的美国西部艺术家F.S.Dellenbaugh(1853-1935年)所画的《新奇谷》(图2),但于我,这幅画必然是封上了神秘启蒙的烙印。 图2. F.S. Dellenbaugh, A New Valley of Wonders, d.1903,

【才貌双绝】赵无极与谢景兰,从相遇相随到兀自精彩
艺术

【才貌双绝】赵无极与谢景兰,从相遇相随到兀自精彩

原本想写写赵无极与朱德群、或赵无极与吴冠中,大抵以“法兰西三剑客”的峥嵘岁月为背景串联他们的作品,再引入他们的恩师林风眠、吴大羽,无所谓选题,重要的是他们为现代中国艺术带来了永恒的美。 无意间了解到赵无极的初恋及第一任妻子是谢景兰,恍然顿悟又实在惊喜不已,怪不得之前看到谢景兰作品时总觉得有赵无极的潇洒气质,奉上同一场拍卖会上两人的作品(图2),我不说你安能分辨? 抽象画虽然都抽象,但不同艺术家有独特的风格,但下图四幅的风格相对接近,比较不容易分辨出差异,不过辨识度极高的画作题目还是标识出赵无极的作品(图2-1、2-3)。 图2. (1)09.02.60 (2)Le Combat était il égal?这场斗争对等吗?(3)28.12.99 (4)Untitled 无题赵无极与谢景兰的爱情、谢景兰的爱情、赵无极的爱情,是好几段不同的精彩故事(图1),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1. 这是一段最纯和最真的爱情 爱情最初的模样一定是你侬我侬、情意绵绵、

他们去往何处了?
艺术

他们去往何处了?

大土佬儿和小土佬儿,他们应该是初代互联网人,爱摄影爱艺术爱旅游,从医疗机构退休后两人游览列国;千禧年左右在Internet上相互交流的多数是文明人或精英,土佬儿俩也期望在互联网上寻得志同道合的朋友,在2005年他们注册了个人网站www.tulaoer.org,分享各地的人文景观,也写心得写博客,教网友们一些实用的医学知识。 漫漫的互联网中,遇到tulaoer.org这不运营流量的小站是要缘分挖掘的;某次我在写Basilica,需要一张简洁的Basilica of St. Mary Major圣母大殿图片,搜索到tulaoer.org,于是被吸引,一发不可收拾地遍历了网站的文章和图片。 十分朴素的网页,没有复杂的排版,摄影作品是自然又精心的,文字中没有华丽词藻,从文字和图片中我读出一种力量,热爱生活的力量。院子里一片飘落的红枫、西西里岛依偎进深蓝海面的夕阳、冬日窗外的光秃秃的山坡、公园里玩闹的孩童,这都是值得记录的精彩。 免不了地,我开始勾勒出我心中的土佬儿俩:生于1940s~50s年代,两位聪明勤奋的大男孩,从台湾往美国深造时相遇,相伴五十载,是友人是亲人是爱人。 这几年我运营个人网站,常常会有瓶颈感,看不到方向,也不知道要不要前行;然后就去看看tulaoer.org和ruanyifeng.

拍卖会系列 – Sotheby’s Hong Kong Spring Auctions 202104
艺术

拍卖会系列 – Sotheby’s Hong Kong Spring Auctions 202104

去年盛夏在南方,下班后放松身心的活动之一便是看拍卖会视频,在此起彼伏的竞价举牌和沉沉的一锤定音间,空荡荡的出租屋显得不那么寂寥。那时一人一猫,无聊却各自快乐,现在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一家人一猫,时间和空间是拥挤的。 拥挤却更孤单,这大概只是人的感受,猫可能觉得人类无病呻吟,每日依然有大把的时间睡觉,喵喵叫撒娇就奉上可口的罐头,心情愉悦就应和人类的召唤,大部分时间独立思考独自玩耍,性格像极了我。 说回拍卖会,回望去年四月苏富比香港春拍,无疑是一场游离乱世之外的狂欢,十多场拍卖的主题各不相同,除书画瓶盘等传统艺术品外,还有名酒、名表、珠宝等奢侈品。对于有收藏属性的艺术品或彰显身份的奢侈品,在拍卖中无理性竞价还在理解范畴内,可是以440万港元成交的五瓶Black Bowmore红酒,是真的会与心爱的人约会时饮用,还是继续被当做一桩待升值的商品,无人知晓。 通常情况下,将相同主题的拍品集中在一场拍卖会中,大多是超过三十余件,可去年春季的最后一场拍卖极为精致,“神品:跨越时空的杰作 ICONS: Masterpieces from across time and space”,总共仅五个拍品,除了自己自在的观音木雕(图2),其余四件都是几位大师的代表性ICON。 这场“神品”

康斯特布尔-如画风景,境由心生
艺术

康斯特布尔-如画风景,境由心生

欧美风景画现在是成熟的画派,源起时也经历了从鄙视链最底端逆流而上,逆流而上最强大的两股力量是英国的两位画家:康斯特布尔和透纳。 两位年龄相仿,都生于1775~1776年,又是截然不同的个性,透纳生来叛逆,他画战争中怒吼的海和挣扎的人民(图2),以后会细讲解个性张扬的透纳。 图2 Turner, 与海抗争的故事康斯特布尔性情温和,画中是他热爱的宁静的乡村自然风光;穿越到19世纪,那如画的风景还能跃然画中。 康斯特布尔的《干草车》(图1)是非常值得细品的风景画,有自然风光有乡村屋舍,有赶路人有小动物、层次丰富的天空、远近虚实的树林,层层叠叠间兼具景深感和空气感,营造出逼真的夏日乡村风景,自然而然让人有身临其境的错觉。 走神进入画中,抬头看天空中一片乌云越来越低,重重地压向大地,乌云遮蔽了炎炎烈日带来丝丝凉意,而车夫却担心雨儿将车上的干草淋湿,加快挥动起手中的马鞭,为了躲避这不期而遇的乌云,慌不择路地趟过浅浅河床;急促的水流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家中狗子向马儿轻吠,水中鸭子受惊地停止觅食。我告诉车夫说,莫要担心,这乌云只是路过,远处东方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如果不急的话,可以停下来歇歇脚,等雨过天晴再上路。 这也许是《干草车》在跨越200年仍有生命力的原因,

洛神,延伸出的美不止诗情和画意
画意

洛神,延伸出的美不止诗情和画意

周末翻读《洛神赋》,陷在华美的文字里,深感诗词之优雅,这不就是美好周末的内驱力吗?有热爱的人、事、物为伴,何愁苦苦寻找遗失的前行力量。 先说《洛神赋》作者曹植,大才子也!南宋文学家谢灵运有感自魏晋以来“天下才共一石,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人共天一斗”,此话略有恃才傲物夸大自己业务能力之嫌,但对曹子建之才华横溢的崇拜是真真切切的! 曹植所书《洛神赋》不仅字句本身极具浪漫主义,更是在千年间为书法、绘画、诗词小说提供了丰富素材,是一片肥沃的土壤。历来文人墨客魂牵梦绕于子建笔下的洛神,更是被子建之才情折服。 《洛神赋》全文1100字,从现代阅读理解分段上可分成三段:相遇-美之感知-分别;还是随意点,享受优美文字带来的喜悦。 文首先交代词作背景,并通过曹植偶遇河洛之神时与车夫的对话引出正文。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 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

甘茗回香,老友如清茶情谊
艺术

甘茗回香,老友如清茶情谊

昨天早出时头疼,分不清是身体疲惫所致还是心里抗拒跌入循环陀螺式工作中引起,总之是情绪湿漉漉;直至傍晚时分,在处理纷杂事务后与来西安出差的老友一叙,抛开鸡零狗碎,随意的逛逛聊聊,顿时放松开来,头疼的毛病被晚风吹散。 这期就写老友的紫砂壶吧,古茶窖藏是精品,品茶之器无天花板,加油吧骚年,为了极品茶壶。 “小时候”听杰伦唱着《爷爷泡的茶》,画面自然而然:一把紫砂壶,两盏茶杯,摇一摇蒲扇,茶叶飘香。长大后才了解陆羽的《茶经》不简单,紫砂壶不便宜。 卷篇章内容卷上一之源茶树的植物学特征,茶的字形和名称,茶树的种植与生长环境,鲜茶叶品质的鉴别,茶饮的功用二之具采茶和制茶的工具三之造采茶和制茶的工艺,根据成品茶叶外形来鉴别其品质的方法卷中四之器煮茶和饮茶的工具卷下五之煮煮茶的程序和技巧(包括煮茶前的茶叶炙烤,以及用水的选择)六之饮饮茶的作用、历史和方法,影响品茶质量的九个主要问题(“九难”)七之事从上古至唐朝的与茶有关的历史资料,包括医药、诗词、轶事等八之出唐朝的茶叶产区,各地茶叶的品质九之略在山野等特定情境下品茶时,可以予以省略的采、制、煮茶工具十之图主张将《茶经》写在绢布上张挂,以便记忆看了好多期《华山论鉴》

孤独患者,经历像蜗牛爬过的印记
艺术

孤独患者,经历像蜗牛爬过的印记

工作快十一年,偶尔是想歇一歇去终南山隐居!但翻开满屏的“裁员”、“失业”信息,又好像没有矫情到身心俱疲的地步!且行且行... 有爱人和家人,有每日侃大山、网络一线牵的小伙伴,有健康散步、胡吃海喝的小伙伴,有闻花香、吸收日月精华的小伙伴,总之爱自己,享受生活中幸福的花香,接受花枝上的小刺;昨天的遗憾被头顶的阳光抚摸到消失,期待浪漫的明天。 这种情绪下看爱德华·霍普的画,感受到画中的溢出的寂寞孤独。 最早被吸引的一幅画是《Nighthawks》(夜行者),咖啡厅里暖黄色的光在夜色的包围下居然透着清冷,与街面上冷绿色的光相比,好像透出来的情绪是一样落寞。唯一的温度是女人一袭红裙和一头红发,她用对生活的热情向我诉说:喝杯咖啡吧,烦恼是其中的苦涩滋味,品尝后味的清酸与微甜。 清晨、午后、夜色中,日出、阅读、有微风。

蓝色的春天,忧郁的春天
艺术

蓝色的春天,忧郁的春天

眼前的春天不是绿色,而是蓝色的。 读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将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图2. Paul Cezanne, 树与房系列作品, 1890-1910年田园牧歌,和着窗外的雨声,聆听!

Flora Yukhnovich 21世纪的洛可可
艺术

Flora Yukhnovich 21世纪的洛可可

Flora Yukhnovich 弗洛拉·尤赫诺维奇 (1990~now) 是一位年轻的英国艺术家,从她的教育背景看,她是一位标准的艺术生,模样也很清秀(图2): 2016-2017           MA Fine Art, City & Guilds of London Art School, London 2010-2013           Diploma and Post-diploma in Portraiture, The Heatherley School of Fine Art, London 2009-2010          Foundation in Art and Design, 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 图2. Flora Yukhnovich, d.2021在艺术鉴赏方面,

水的浪漫
艺术

水的浪漫

赫尔文的《Lower Lake III》是今年伦敦春拍的一幅作品,极具浪漫气息,估价也是相当浪(100万-150万英磅),昨天拍卖会上以218万多落锤,成交价居赫尔文作品的TOP2。 我关注到这幅作品,是因为作品中隐约透出东方禅意,难得西方艺术家能用油画呈现出水的氤氲,大面积的烟粉色更是为湖和树增加了浓浓的浪漫与神秘感。 东西方艺术家对湖中风光的理解有着极明显的差异,东方是神秘的,西方是理性的。尽管使用相同的绘画媒介、相似的色彩、类似的主题,因理念的不同反而更突显艺术家的不同风格,用我最喜爱的塞尚和吴冠中的几组作品来品味差异。 第一组作品中的主角都是树,图2(左)是塞尚早期的作品,那个时期他还没有形成独特的成熟风格,他几乎将湖面当成镜像,天空、树木、房屋都原模样地倒影在水中;图2(右)吴冠中笔下的古树相对更柔软更有生气,水中寥寥的轮廓足够刻画了古树的斑驳和盘旋姿态,而远山在油画中竟也是隐隐约约、层峦叠嶂的风貌,吴老笔下有神功! 图2(左). Paul Cézanne, LeBasin du Jas de Bouffan en Hiver(冬季的布芳池塘)

吴冠中 - 鲁迅故居
艺术

吴冠中 - 鲁迅故居

喜欢吴冠中作品中透出的清秀隽雅气息,尤其是他创作的江南水乡,乡风淳朴,每一幅都是世外桃源之所。 忆起小时候与爷爷奶奶生活在护国村,村口有一座石桥,跨过细长的不知名小河,河两岸尽是上了年纪的老柳树,柳树的细丝垂入河里,在春天会吐着嫩绿的柳芽,“千条垂下绿丝绦”! 童年回不去,记忆也不会消失。但老村子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还有老村子里的亲人们,不禁鼻头微酸,如果还没有忘记,是不是代表还没有失去他们。 而这些遥远的回忆在吴冠中画中更显真切,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喜爱吴老江南水乡作品的原由之一。 吴冠中很喜欢自传书名《我负丹青》,他曾经说过: “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鲁迅,这是我一辈子的心态,越到晚年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内涵最重要。诗才是最高的艺术境界。”“绘画造型艺术本身具有局限性,平面绘画没有声音,有些感情情节表现不出来。齐白石、徐悲鸿……那么多的画家,抵不上一个鲁迅的功能,少一个鲁迅中国的脊梁骨会软很多,少一个画家不会。”怀着对偶像的情愫,吴老多次去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采风,由此创作了多幅鲁迅故居,并且尝试了油画、水墨多种媒介来勾勒江南风光的细腻、质朴。想必吴老在作画时内心是无数次与他的精神导师神交,凝结的是对国、对家、对乡民的爱。

彭剑 - 游戏 Game
艺术

彭剑 - 游戏 Game

提到中国当代艺术家,较为人所知的大都有股“叛逆”脾性,比如岳敏君、曾梵志、刘野、张晓刚,他们的作品无法从感观上获取愉悦,你得听艺术家的创作背景、创作动机;可能艺术发展到现当代,必然不能仅承载“美的故事、美的人物、美的风景”,艺术家要寻得脱颖而出的特征,要有专属的个人符号,以期最终在拍卖会上用天价证明价值。比如笑出泪的岳敏君、血淋淋面具下的曾梵志、画个性小情人的刘野、单眼睛大家族里的张晓刚。 图2-1 岳敏君,闲云野鹤之十,油画,2003年,200x300cm,今日美术馆;图2-2 曾梵志,面具系统1996第6号,布面油画,200x360 cm,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图2-3 刘野,烟,压克力画布,2001至2002年作, 178x356.5cm;图2-4 赵晓刚,大家庭之一,1996年彭剑的创作是轻松、简单的美好(

埃德加·德加 Edgar·Degas – 蓝天鹅 Blue Dancers
艺术

埃德加·德加 Edgar·Degas – 蓝天鹅 Blue Dancers

埃德加·德加 Edgar·Degas,他比莫奈、雷诺阿这些同期印象派艺术家约年长十多岁,相比来说,他不常在户外追逐光与自然,而是更偏爱室内景和人物,同时他又突破了古典主义或浪漫主义的学院派人物画像。他在静谧的室内景里画活动的女人们,用厚薄不一的油画将运动的美表现得灵动无比。 德加的“芭蕾舞女”系列,就像“睡莲”之于莫奈、“向日葵”之于梵·高。 自从1871年年底开始,有眼光的画商们从经济和精神上支持印象派,艺术家们不必为生计发愁,不必迎合沙龙的审美,逐渐更专注于寻求艺术的价值。 1872年沙龙闭幕后,马奈去荷兰学习哈尔斯的作品,莫奈也去荷兰画运河、船只和风车,摩里索去西班牙旅行,而德加却选择沉浸在巴黎歌剧院,这里有各样的舞台布景,更有姿态优美的芭蕾舞女。 德加常常整天整天地观察女孩们跳舞,将舞姿记录在脑海中,再回到画室中描绘到画布上。 最具有标志性的画作当属《The Star》(图2),不过另一幅画《Blue Dancers》的蓝色中透露出的忧郁更吸引人。 图2-1. Edgar Degas, The Star

读《印象派绘画史》-趣事
艺术

读《印象派绘画史》-趣事

六月七月的整两个月,一直在看《印象派绘画史》,作者是德国艺术家和艺术评论家约翰·雷华德,译者是平野等人。 这本书很神奇,只在2002年出了第一版,后来就没有再刊印,所以现在已绝版,市面上多为二手书籍;我辗转幸运购入了一套全新的《印象派绘画史》,甚为得意! 关键是物有所值,雷华德的讲述风格很朴素,记录的内容贯穿在印象派艺术家们的关系网里,并非只针对一个或几个艺术家或者艺术作品展开,非常的细致全面。整套书看下来,一定对印象的发展有升华性的认识! 雷华德对待艺术史的态度更是令人敬重!倾其一生地科研,有些研究成果是在逝世后才出版,绝非敷衍或者潦草的态度。 1959年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约翰·雷华德《印象画派史》,这对中国研讨西方艺术史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让更多的学者或艺术工作者了解到真真实实的印象派,尽量从复杂的政治中抽离出来单纯的艺术,前辈们的努力争取到的是现在自由的艺术研究氛围。除了《印象画派史》,雷华德的《印象派绘画史》和《后印象派绘画史》也译为中文(图1);雷华德对艺术史的研究和传播非常值得敬佩! 悄悄说,《后印象派绘画史》的翻译有点惨不忍睹,我购得二手后又复而退货了;不知这还能再进行新译出版不,如果我退休后这本书还没有被重新翻译,那我就去做。 挺久没有写字了,时间溜得飞快,

艺术

读《艺术中的精神 On the Spiritual in Art 》康定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在看《流浪的花朵》时,文中有提到奥姬芙受到康定斯基对绘画与音乐类比的影响,逐渐在自己的绘画过程中应用,最终形成个性化的色彩和构图形式。 很巧合的是,在图书馆找傅雷经典译丛时,看到康定斯基的《艺术中的精神》;如此奇妙的缘分,必须拜读。 文中最后一节《艺术与艺术家》有很多到指引艺术家的精髓观点: 1)艺术创作的关键,在于艺术家是否拥有无限自由进行表达。艺术创作的需要赋予他通往无限自由的权利。一旦创作失去自由,画面就会变得毫无生气。在艺术的世界里,合理运用这种自由,乃是自由的内在道德。这不仅是艺术的目的,也是艺术的生命。 2)绘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是将物象微弱地投射在画布上,而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旨在净化灵魂,推动精神三角形的运动。绘画,是通过形式语言与灵魂进行对话。 3)随着人类精神力量不断增长,艺术的生命力也会越来越强,两者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然而,艺术创作总会迎来周期性的危机。当物质主义扼制了我们的精神,信念也如无源之水时,艺术谬论就必然甚嚣尘上,艺术家会因此丧失一切的创作目的,只能陷于“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之中。……艺术家和他们的受众无法在精神层面上进行任何的沟通,自然再也无法相互理解,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 – 曼陀罗花/白花1号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
艺术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 – 曼陀罗花/白花1号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 (1887 – 1986年) 是美国现代艺术界难得的一位女性艺术家,是艺术长河里流淌的美丽花朵,所谓美国丽人再恰当不过。 在前年妇女节的文章中,有乔治亚·欧姬芙和她作品的合影,虽然那会儿知道她的经典作品有牛头骨画作,但并不知她整体性的艺术风格和作品集,这几年断断续续看书,才逐渐了解她强烈的现代艺术风格描绘花卉、美国西部风景、美国城市风景等等。恰巧前几天在万象城的书店·前檐里买书,只看到书名《流浪的花朵》脑海里就出现欧姬芙的形象,一看也果真是她的传记介绍,于是狂热读完,欧姬芙的轮廓更加鲜明:天空中那朵倔强流浪的花儿! 她栖居荒漠,画出花瓣、骨骼和树皮;她指引我们,于细微之处领略磅礴之美。她叫乔治亚·欧姬芙。欧姬芙一生都极富创造力,她是相当长寿的艺术家,享年98岁;她一生有几次是有明显的艺术风格转变或升华,可以从X个阶段来了解。 首先是她的入门阶段 1912~1914年: 在弗吉尼亚大学学习现代艺术理论,其中美国艺术教育家亚瑟·卫斯理·道的《构图:供师生使用的艺术构图之艺术练习系列》是欧姬芙艺术理念的启蒙;

读《绘画中的世界观·艺术与社会》
艺术

读《绘画中的世界观·艺术与社会》

《绘画中的世界观·艺术与社会》是《当代学术棱镜译丛》中的视觉文化与艺术史系列中的一本,整套译丛的格局范围很广,就单看这本《绘画中的世界观》,相似的观点,从小处看大局,艺术与社会的相互交织构成艺术家的小世界和整个社会的大世界。 不足之处是整本书所译的原作并非如序作中所期许的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新趋向和热点问题,大多是20世纪中叶美国、西欧等艺术评论家相关有冲击力的观点。 我国在艺术评论方面显得保守得多,除了文化、政治等方面的差异导致,也与国人的温和个性有关。 后文撷取部分文字,并以读书笔记,留存。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 画了好几幅基督的图像,其中我们看到他自身感受的投射,一种对受难基督的认同;它们试图表达艺术家如同神圣的受难者一样的状态。高更作品的这个方面并未致力于某种特殊教会或信仰。但是当我们阅读他的著述的时侯,我们会产生对原始宗教和艺术,以及对民俗和农民艺术的欣赏。 《绿色基督》、《黄色基督》两幅基督画(图1)中,宗教主题或主角占据了大半画幅,但画面前景中虔诚的信徒、背景中劳作的农民却是宗教力量在现世社会、日常生活中的体现,这突破传统宗教画仅讲述宗教故事、传播教义的能力,让日常生活融入到宗教中,并成为艺术的一份子,传递力量。 图1-2. Paul Gauguin,

拍卖会系列 – Sothebys Impressionist, Modern & Surrealist Art 202002
艺术

拍卖会系列 – Sothebys Impressionist, Modern & Surrealist Art 202002

睡前看油管,首页推荐了苏富比拍卖会,一场快进看下来还是蛮好玩的。 拍卖会主题是IMPRESSIONIST, MODERN & SURREALIST ART,整场拍卖主体时间大概在一小时,有33个艺术品,包括油画、素描和雕塑;幸得这四年多(2016.8-2021.4)离散地坚持着艺术鉴赏,30多个作品中有很多都能一眼识出艺术家,给自己一个掌声。 1、凡高的画 这场拍卖里有四幅凡高的画,一幅油画,三幅素描,都是早期的作品。 我记得有一期《局部》中,陈丹青拿出他珍藏的一幅人物素描,当时他说梵高用极简的线条和图形勾勒出劳动人民坚韧、纯朴的性情,一幅小小的习作能让人动容。 图1-2~图1-4. Vincent Van Gogh, 素描习作,海牙时期,1882~18852、毕沙罗的画 毕沙罗是我喜爱的“社会主义”印象派画家,之前对他和塞尚相同主题画作进行分析时就发现,他的画中会隐藏着劳动人民,而不止单纯描摹风景。 图2-1. Camille

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 弹吉他的男人和女人 Woman and Man with Guitar
艺术

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 弹吉他的男人和女人 Woman and Man with Guitar

图1-2. Georges Braque, Woman with Guitar, 1913, oil on Canvas, 130 × 73 cm,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Centre Pompidou, Paris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1882.5.13 – 1963.8.31),法国艺术家。作品中风格多样,是20世纪艺术发展中先锋力量,对立体主义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初识他的作品是多年前在蓬皮杜美术馆,当时被《弹吉他的女人》(或者《拿吉他的女人》)(图1-2)吸引,那个早上独自坐在长凳上注视良久,看久了就走神了,似乎回味不出来味道,特意拍下来留存,没成想这再晃过神已是四年光阴。 那幅《弹吉他的女人》还在手机相册中,许多年她还在,

历史

艺术师徒 - 契马布埃与乔托、杜乔

西方艺术中乔托的地位毋庸置疑,他被奉为照亮文艺复兴的第一束光。 虽然那些优雅写实的绘画方法和用那种方法画出的杰作,由于战争的破坏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虽然当时乔托被一片浓重的拜占庭风格的浓雾所笼罩,但唯有他的出现,绘画才被带到一种可以称之为好的状态。在一个风格粗糙、技艺拙劣、画风浓重的时代,乔托居然能以自己的方式使绘画重新焕发活力,真是一个奇迹。 ——瓦萨里《名人传》天才乔托(Giotto, 1267-1337)与恩师契马布埃(Giovanni Cimabue, 1240-1302)的故事一向被传为佳谈。 13世纪中期,意大利艺术深受拜占庭艺术影响,同时也汲取着哥特艺术的新兴创作风格。 契马布埃在平面化的拜占庭绘画中开创性用阴影表现出立体感,同时加入较丰富的色调打破拜占庭风格的沉闷,他的画作已经在挣脱传统拜占庭风格。 乔托师承创新,并且更深刻,他探索出空间纵深感来自画面排布;更加有开创性的是乔托将人类自然的、丰富的感情融进肃穆的、冷冰的宗教画中,这像是打开艺术之门的一把钥匙,让艺术从宗教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发挥更重要的人文作用和美学价值。 同时期的佛罗伦萨由契马布埃、乔托开创艺术,而属锡耶纳画派的杜乔(Duccio, 约1255-1318年),也在积极尝试新技画。据传杜乔也拜师于契马布埃,姑且信以为真:契马布埃是著名的艺术家兼伟大的老师。 乌菲兹美术馆有一间十三世纪至十四世纪艺术品展厅,厅时珍藏着三位艺术家对同一主题《圣母子》的创作作品,

艺术

十一月的杂想

以为2020年会过得很漫长,可日历已经翻到了11月10号;南方的深圳也隐约透出初冬的干燥和冷酷。 这无知的岁月,他年复一年地循环着;从我的指尖成片成片地溜走。 与诺诺一别已快十个月,盼在䁔冬阳光里再见。 这长长的时间里,我做了什么? 工作方面不说,保持在份内的最好水平;生活里多了李荷圆,现在已经是半岁的小喵,给小小的房子里增添生气;尽管依然坚持午间一小时阅读,写作方面却慵懒得很,产出骤减。 有时候也并不觉得边看边领悟边写作的方式是可持续的,但如果只看不写,我肯定略过理解这一层,过眼即如云烟般遗忘,还不如不看。 精读最大的弊端是耗费时间,尤其从繁忙工作中抠时间,同时保持静心,无形中更添难度。 说这些只是借口,也当作立下flag吧:带上李荷圆一起放飞,每个月至少能产出两篇高质量文章。 (12月30号反悔于图书馆)

梵·高 Vincent van Gogh – 向日葵 Sunflowers
艺术

梵·高 Vincent van Gogh – 向日葵 Sunflowers

鼠年的春节,每天除了听老高和小茉的欢乐科普节目,就是翻看梵·高书信稿和他的画;最近的六月,断断续续读完《艺术与观念 梵·高》,下班后偶尔听不同艺术评论家的演讲,欧美艺评家几乎都爱讲解梵·高和他的画。 像是推开了一扇门,外面风雨交加,天空乌云密布,而里面的世界色彩明丽,墙上是灿烂的黄、热情的紫、深邃的蓝。 梵·高,人如其画,用色彩掩盖住伤疤。 梵·高在1890年7月29号,他选择放下调色板撕裂疤痕。从此,梵·高成为天才艺术家的代名词。 梵·高是近现代绘画史上最具传奇故事性而又昙花般陨落的艺术家,他既是天才又有神经质的敏感,他的画中有绚丽的色彩与纠缠的线条,无一不让他笼罩着神秘;而神秘气息只是他性格中的冰山一角,在梵·高的书信中,他对亲友感情的浓烈、对自然事物的温柔显露无疑。 梵·高书信中的文字优美极了,他在信中用质朴的文字诉说每一次创作的真性情,简素的文字描绘着色彩,让黑白插画生动。 受苦而不抱怨,正视痛苦而不憎恶,在学习这种能力的过程中,随时都有昏倒的危险。不过也许,我们却有希望瞥见一种朦胧的可能,

塞尚的朋友圈 – Emile Zola 左拉
艺术

塞尚的朋友圈 – Emile Zola 左拉

如果最原真的感情造到背叛,结局必然是化成最彻底的撕裂,山崩地裂成为碎片! 塞尚与左拉的友情,真切地演绎了这句忧桑的故事。 塞尚与左拉相识于童年,他们一起捕捉夏天山涧的风,一起躺在春天草地上畅想未来;单亲家庭的左拉被富二代塞尚保护着,煞是幸福! 他们有不同的梦想,少年塞尚爱写诗爱文学,左拉爱色彩爱画画;成年后塞尚用画笔表达情感,左拉用文字讲故事。有人说:爱,是让自己成为了爱人的模样,他们相互欣赏至选择了对方的梦想,成为了彼此,像有一面镜子,在镜子幻象中有另一个自己。 渐渐长大,塞尚长时间被失意的阴霾笼罩,而左拉在时代洪流中兜兜转转逐渐积累了名声和财富;塞尚将自己的失意 失望 悲伤 愤怒向左拉和盘托出,将左拉视为自己唯一信赖的朋友,而左拉对塞尚的屡屡失败却丧失了耐心,实则是他对自己失望,对自己内心里欣赏着塞尚才华和天赋的失望。 纯粹深刻的感情易敏感,细微的失落与猜忌也能形成巨大伤害。 友情的落幕是在1886年,左拉的小说《杰作》像一把匕首插进塞尚脆弱的情绪,小说的主人公简直就是塞尚的写照:狂妄 冷漠 感情混乱 郁郁不得志 失败,塞尚看完小说后的心情是怎样不得而知,只是从此与左拉分道扬镳人间不见。 塞尚有一类小的绘画主题“河塘倒影”很新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