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茗回香,老友如清茶情谊
艺术

甘茗回香,老友如清茶情谊

昨天早出时头疼,分不清是身体疲惫所致还是心里抗拒跌入循环陀螺式工作中引起,总之是情绪湿漉漉;直至傍晚时分,在处理纷杂事务后与来西安出差的老友一叙,抛开鸡零狗碎,随意的逛逛聊聊,顿时放松开来,头疼的毛病被晚风吹散。 这期就写老友的紫砂壶吧,古茶窖藏是精品,品茶之器无天花板,加油吧骚年,为了极品茶壶。 “小时候”听杰伦唱着《爷爷泡的茶》,画面自然而然:一把紫砂壶,两盏茶杯,摇一摇蒲扇,茶叶飘香。长大后才了解陆羽的《茶经》不简单,紫砂壶不便宜。 卷篇章内容卷上一之源茶树的植物学特征,茶的字形和名称,茶树的种植与生长环境,鲜茶叶品质的鉴别,茶饮的功用二之具采茶和制茶的工具三之造采茶和制茶的工艺,根据成品茶叶外形来鉴别其品质的方法卷中四之器煮茶和饮茶的工具卷下五之煮煮茶的程序和技巧(包括煮茶前的茶叶炙烤,以及用水的选择)六之饮饮茶的作用、历史和方法,影响品茶质量的九个主要问题(“九难”)七之事从上古至唐朝的与茶有关的历史资料,包括医药、诗词、轶事等八之出唐朝的茶叶产区,各地茶叶的品质九之略在山野等特定情境下品茶时,可以予以省略的采、制、煮茶工具十之图主张将《茶经》写在绢布上张挂,以便记忆看了好多期《华山论鉴》

孤独患者,经历像蜗牛爬过的印记
艺术

孤独患者,经历像蜗牛爬过的印记

工作快十一年,偶尔是想歇一歇去终南山隐居!但翻开满屏的“裁员”、“失业”信息,又好像没有矫情到身心俱疲的地步!且行且行... 有爱人和家人,有每日侃大山、网络一线牵的小伙伴,有健康散步、胡吃海喝的小伙伴,有闻花香、吸收日月精华的小伙伴,总之爱自己,享受生活中幸福的花香,接受花枝上的小刺;昨天的遗憾被头顶的阳光抚摸到消失,期待浪漫的明天。 这种情绪下看爱德华·霍普的画,感受到画中的溢出的寂寞孤独。 最早被吸引的一幅画是《Nighthawks》(夜行者),咖啡厅里暖黄色的光在夜色的包围下居然透着清冷,与街面上冷绿色的光相比,好像透出来的情绪是一样落寞。唯一的温度是女人一袭红裙和一头红发,她用对生活的热情向我诉说:喝杯咖啡吧,烦恼是其中的苦涩滋味,品尝后味的清酸与微甜。 清晨、午后、夜色中,日出、阅读、有微风。

蓝色的春天,忧郁的春天
艺术

蓝色的春天,忧郁的春天

眼前的春天不是绿色,而是蓝色的。 读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将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图2. Paul Cezanne, 树与房系列作品, 1890-1910年田园牧歌,和着窗外的雨声,聆听!

Flora Yukhnovich 21世纪的洛可可
艺术

Flora Yukhnovich 21世纪的洛可可

Flora Yukhnovich 弗洛拉·尤赫诺维奇 (1990~now) 是一位年轻的英国艺术家,从她的教育背景看,她是一位标准的艺术生,模样也很清秀(图2): 2016-2017           MA Fine Art, City & Guilds of London Art School, London 2010-2013           Diploma and Post-diploma in Portraiture, The Heatherley School of Fine Art, London 2009-2010          Foundation in Art and Design, 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 图2. Flora Yukhnovich, d.2021在艺术鉴赏方面,

水的浪漫
艺术

水的浪漫

赫尔文的《Lower Lake III》是今年伦敦春拍的一幅作品,极具浪漫气息,估价也是相当浪(100万-150万英磅),昨天拍卖会上以218万多落锤,成交价居赫尔文作品的TOP2。 我关注到这幅作品,是因为作品中隐约透出东方禅意,难得西方艺术家能用油画呈现出水的氤氲,大面积的烟粉色更是为湖和树增加了浓浓的浪漫与神秘感。 东西方艺术家对湖中风光的理解有着极明显的差异,东方是神秘的,西方是理性的。尽管使用相同的绘画媒介、相似的色彩、类似的主题,因理念的不同反而更突显艺术家的不同风格,用我最喜爱的塞尚和吴冠中的几组作品来品味差异。 第一组作品中的主角都是树,图2(左)是塞尚早期的作品,那个时期他还没有形成独特的成熟风格,他几乎将湖面当成镜像,天空、树木、房屋都原模样地倒影在水中;图2(右)吴冠中笔下的古树相对更柔软更有生气,水中寥寥的轮廓足够刻画了古树的斑驳和盘旋姿态,而远山在油画中竟也是隐隐约约、层峦叠嶂的风貌,吴老笔下有神功! 图2(左). Paul Cézanne, LeBasin du Jas de Bouffan en Hiver(冬季的布芳池塘)

吴冠中 - 鲁迅故居
艺术

吴冠中 - 鲁迅故居

喜欢吴冠中作品中透出的清秀隽雅气息,尤其是他创作的江南水乡,乡风淳朴,每一幅都是世外桃源之所。 忆起小时候与爷爷奶奶生活在护国村,村口有一座石桥,跨过细长的不知名小河,河两岸尽是上了年纪的老柳树,柳树的细丝垂入河里,在春天会吐着嫩绿的柳芽,“千条垂下绿丝绦”! 童年回不去,记忆也不会消失。但老村子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还有老村子里的亲人们,不禁鼻头微酸,如果还没有忘记,是不是代表还没有失去他们。 而这些遥远的回忆在吴冠中画中更显真切,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喜爱吴老江南水乡作品的原由之一。 吴冠中很喜欢自传书名《我负丹青》,他曾经说过: “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鲁迅,这是我一辈子的心态,越到晚年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内涵最重要。诗才是最高的艺术境界。”“绘画造型艺术本身具有局限性,平面绘画没有声音,有些感情情节表现不出来。齐白石、徐悲鸿……那么多的画家,抵不上一个鲁迅的功能,少一个鲁迅中国的脊梁骨会软很多,少一个画家不会。”怀着对偶像的情愫,吴老多次去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采风,由此创作了多幅鲁迅故居,并且尝试了油画、水墨多种媒介来勾勒江南风光的细腻、质朴。想必吴老在作画时内心是无数次与他的精神导师神交,凝结的是对国、对家、对乡民的爱。

彭剑 - 游戏 Game
艺术

彭剑 - 游戏 Game

提到中国当代艺术家,较为人所知的大都有股“叛逆”脾性,比如岳敏君、曾梵志、刘野、张晓刚,他们的作品无法从感观上获取愉悦,你得听艺术家的创作背景、创作动机;可能艺术发展到现当代,必然不能仅承载“美的故事、美的人物、美的风景”,艺术家要寻得脱颖而出的特征,要有专属的个人符号,以期最终在拍卖会上用天价证明价值。比如笑出泪的岳敏君、血淋淋面具下的曾梵志、画个性小情人的刘野、单眼睛大家族里的张晓刚。 图2-1 岳敏君,闲云野鹤之十,油画,2003年,200x300cm,今日美术馆;图2-2 曾梵志,面具系统1996第6号,布面油画,200x360 cm,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图2-3 刘野,烟,压克力画布,2001至2002年作, 178x356.5cm;图2-4 赵晓刚,大家庭之一,1996年彭剑的创作是轻松、简单的美好(

2022年的春天
诗情

2022年的春天

不知是因为过于期待还是过于疲惫,2022年的到来肩负的使命比以往更重。 期待的事情莫过于与niuniu终于团聚,这次分别已耗尽此生的别离,以后定要长长久久甜蜜在一起。虽说一别两年,再见居然没 有丝‌‌毫的陌生感,反倒是更亲切更炽热,也许是因为常常网络视频的缘故,甚至连圆圆通过互联网都认识了niuniu,一回家就亲密无比。这短短的几天圆圆已经黏上niuniu,niuniu也知道圆圆有几种撒娇模式、高冷模式,我看到他们的对话就很开心,两个小傻瓜! 当然这些开心不停地被工作的挑战、疲惫侵蚀,如何说呢?挑战当然是自己选择的,离开相当熟悉的岗位,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 领域,以旁人的眼光来看,应该是既佩服又可惜,留下的印象又飒又傻。现在,从零开始地学习,尽管这让我无法躺平,但我会 持续地保护生活的时间和空间,希望我能快速脱离小白身份,让我在办公室卷和宅家躺之间达到平衡。 平衡,在当下已经升级为一种高级生存能力了。生活里的方方块块堆叠在一起,而对于每个个体,仅有一个支点去承受,这个支点就是自己。只有要让自己坚强、如磐石般牢固(身心俱是),才能在平衡中感悟到平和的美。 图2 彭剑作品,戏称为《书山有路》系列放下旧日的船桨,

灵动的水彩画,请不要走远
画意

灵动的水彩画,请不要走远

水彩,温柔如水。 家里的水彩颜料不多,一盒是史明克Schmincke学院级24色套装,另一盒是吴竹颜彩24色国画颜料;画笔挺多,最喜欢的是红胖子,还有从小众手作人花酿幸福家购入的几支毛笔,另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画笔;还有一个很特别的是一套古风的色卡书签。 花花草草特别适合用水彩来表达,零星把以前的小作品保存起来;自从去深圳后,基本就没有再动手了,如果要找借口,应该是...... 不能有借口! 学的水彩教程是《永山裕子的水彩课》,有两本书,永山裕子的画特别大气,可以一整天欣赏她的画;我这纯属没认真学习,水平差异太远。 画画于我是解压的一种方法,用水用颜料自由组合,跟看书时会沉浸到文字中一般,画画时温柔的色彩包裹着我,能让我静下来。很久没有拥抱这种温柔,请别离开,我还在前行。

回忆最初的开始-那些水粉画
画意

回忆最初的开始-那些水粉画

最近遭遇一些事,很任性地离开工作了十年的业务,从2011年毕业一直到2021年底,最“年轻力壮”的十年;或许这是转折,至少是我的选择。 十年中也有一些小的转变,比如在2016年年中从研发转到质量,开始涂涂画画,开始看看写写,从“溪”到“岚”再到“岚晓荷”,找到了踏实的地方,窝在里面,非常有安全感! 2016年8月,诺送了一套水粉颜料,还有画笔、画架,于是有了第一幅水粉画:“苹果”(图1),现在依然在书桌上,安静地陪着我。这是最初的开始,叫初心。 学着画静物,再后来学着画风景,都是简单临摹(图2),这些画大多送给了好友,只有一幅依然在家里,今天再整理一下,这曾经走的路。 图2. 依然美好的画看着这些很稚嫩的画,能记起每一幅画最初的时空,周末、午后、阳光、那间小屋,这是一种隐形的力量,让回忆更生动更有张力。时间和空间,

咖啡故事 – 巴拿马·女巫庄园·象豆
咖啡

咖啡故事 – 巴拿马·女巫庄园·象豆

品种: Maragogype 象豆 处理法: Natural 日晒 庄园: Kotowa Las Brujas 卡托瓦家族·女巫庄园 产区: Boquete 巴奎特 省份: Chiriqui 奇里基省 国家: Panama 巴拿马 巴拿马咖啡(内容来自《咖啡圣经 Coffee Obsession》)·全球市占率: 0.08% ·全球产量排名: 全球第30大咖啡出口国 (注:2017年版本是36th,但从CoffeeHunter.com上查询到2019/2020年信息是30th,更新) ·产季: 12月~3月 ·处理法: 水洗、日晒 ·主要品种: 阿拉比卡(Caturra 卡杜拉、Catuai 卡杜艾、Typica

埃德加·德加 Edgar·Degas – 蓝天鹅 Blue Dancers
艺术

埃德加·德加 Edgar·Degas – 蓝天鹅 Blue Dancers

埃德加·德加 Edgar·Degas,他比莫奈、雷诺阿这些同期印象派艺术家约年长十多岁,相比来说,他不常在户外追逐光与自然,而是更偏爱室内景和人物,同时他又突破了古典主义或浪漫主义的学院派人物画像。他在静谧的室内景里画活动的女人们,用厚薄不一的油画将运动的美表现得灵动无比。 德加的“芭蕾舞女”系列,就像“睡莲”之于莫奈、“向日葵”之于梵·高。 自从1871年年底开始,有眼光的画商们从经济和精神上支持印象派,艺术家们不必为生计发愁,不必迎合沙龙的审美,逐渐更专注于寻求艺术的价值。 1872年沙龙闭幕后,马奈去荷兰学习哈尔斯的作品,莫奈也去荷兰画运河、船只和风车,摩里索去西班牙旅行,而德加却选择沉浸在巴黎歌剧院,这里有各样的舞台布景,更有姿态优美的芭蕾舞女。 德加常常整天整天地观察女孩们跳舞,将舞姿记录在脑海中,再回到画室中描绘到画布上。 最具有标志性的画作当属《The Star》(图2),不过另一幅画《Blue Dancers》的蓝色中透露出的忧郁更吸引人。 图2-1. Edgar Degas, The Star

诗情

写在十月最后一天

回西安已经整一个月,没有任何的障碍,我已经适应了慢节奏的生活,圆圆应该也是。 图1、圆圆小可爱其实所谓的适应,只是将早起晚歇、一日三餐安排到最舒服的状态;再没遇到睡眠不好的状况,也不担心缺少新鲜水果和蔬菜,也恢复pending了两年的午休。 图2、岚晓荷与李荷圆的生活越是放松,越不想打破安稳的平衡感。 但,岚晓荷的爱与热爱,不能停。 所以,再次启动新旅程。

读《印象派绘画史》-趣事
艺术

读《印象派绘画史》-趣事

六月七月的整两个月,一直在看《印象派绘画史》,作者是德国艺术家和艺术评论家约翰·雷华德,译者是平野等人。 这本书很神奇,只在2002年出了第一版,后来就没有再刊印,所以现在已绝版,市面上多为二手书籍;我辗转幸运购入了一套全新的《印象派绘画史》,甚为得意! 关键是物有所值,雷华德的讲述风格很朴素,记录的内容贯穿在印象派艺术家们的关系网里,并非只针对一个或几个艺术家或者艺术作品展开,非常的细致全面。整套书看下来,一定对印象的发展有升华性的认识! 雷华德对待艺术史的态度更是令人敬重!倾其一生地科研,有些研究成果是在逝世后才出版,绝非敷衍或者潦草的态度。 1959年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约翰·雷华德《印象画派史》,这对中国研讨西方艺术史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让更多的学者或艺术工作者了解到真真实实的印象派,尽量从复杂的政治中抽离出来单纯的艺术,前辈们的努力争取到的是现在自由的艺术研究氛围。除了《印象画派史》,雷华德的《印象派绘画史》和《后印象派绘画史》也译为中文(图1);雷华德对艺术史的研究和传播非常值得敬佩! 悄悄说,《后印象派绘画史》的翻译有点惨不忍睹,我购得二手后又复而退货了;不知这还能再进行新译出版不,如果我退休后这本书还没有被重新翻译,那我就去做。 挺久没有写字了,时间溜得飞快,

艺术

读《艺术中的精神 On the Spiritual in Art 》康定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在看《流浪的花朵》时,文中有提到奥姬芙受到康定斯基对绘画与音乐类比的影响,逐渐在自己的绘画过程中应用,最终形成个性化的色彩和构图形式。 很巧合的是,在图书馆找傅雷经典译丛时,看到康定斯基的《艺术中的精神》;如此奇妙的缘分,必须拜读。 文中最后一节《艺术与艺术家》有很多到指引艺术家的精髓观点: 1)艺术创作的关键,在于艺术家是否拥有无限自由进行表达。艺术创作的需要赋予他通往无限自由的权利。一旦创作失去自由,画面就会变得毫无生气。在艺术的世界里,合理运用这种自由,乃是自由的内在道德。这不仅是艺术的目的,也是艺术的生命。 2)绘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是将物象微弱地投射在画布上,而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旨在净化灵魂,推动精神三角形的运动。绘画,是通过形式语言与灵魂进行对话。 3)随着人类精神力量不断增长,艺术的生命力也会越来越强,两者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然而,艺术创作总会迎来周期性的危机。当物质主义扼制了我们的精神,信念也如无源之水时,艺术谬论就必然甚嚣尘上,艺术家会因此丧失一切的创作目的,只能陷于“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之中。……艺术家和他们的受众无法在精神层面上进行任何的沟通,自然再也无法相互理解,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 – 曼陀罗花/白花1号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
艺术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 – 曼陀罗花/白花1号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

乔治亚·欧姬芙 Georgia O’Keeffe (1887 – 1986年) 是美国现代艺术界难得的一位女性艺术家,是艺术长河里流淌的美丽花朵,所谓美国丽人再恰当不过。 在前年妇女节的文章中,有乔治亚·欧姬芙和她作品的合影,虽然那会儿知道她的经典作品有牛头骨画作,但并不知她整体性的艺术风格和作品集,这几年断断续续看书,才逐渐了解她强烈的现代艺术风格描绘花卉、美国西部风景、美国城市风景等等。恰巧前几天在万象城的书店·前檐里买书,只看到书名《流浪的花朵》脑海里就出现欧姬芙的形象,一看也果真是她的传记介绍,于是狂热读完,欧姬芙的轮廓更加鲜明:天空中那朵倔强流浪的花儿! 她栖居荒漠,画出花瓣、骨骼和树皮;她指引我们,于细微之处领略磅礴之美。她叫乔治亚·欧姬芙。欧姬芙一生都极富创造力,她是相当长寿的艺术家,享年98岁;她一生有几次是有明显的艺术风格转变或升华,可以从X个阶段来了解。 首先是她的入门阶段 1912~1914年: 在弗吉尼亚大学学习现代艺术理论,其中美国艺术教育家亚瑟·卫斯理·道的《构图:供师生使用的艺术构图之艺术练习系列》是欧姬芙艺术理念的启蒙;

读《绘画中的世界观·艺术与社会》
艺术

读《绘画中的世界观·艺术与社会》

《绘画中的世界观·艺术与社会》是《当代学术棱镜译丛》中的视觉文化与艺术史系列中的一本,整套译丛的格局范围很广,就单看这本《绘画中的世界观》,相似的观点,从小处看大局,艺术与社会的相互交织构成艺术家的小世界和整个社会的大世界。 不足之处是整本书所译的原作并非如序作中所期许的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新趋向和热点问题,大多是20世纪中叶美国、西欧等艺术评论家相关有冲击力的观点。 我国在艺术评论方面显得保守得多,除了文化、政治等方面的差异导致,也与国人的温和个性有关。 后文撷取部分文字,并以读书笔记,留存。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 画了好几幅基督的图像,其中我们看到他自身感受的投射,一种对受难基督的认同;它们试图表达艺术家如同神圣的受难者一样的状态。高更作品的这个方面并未致力于某种特殊教会或信仰。但是当我们阅读他的著述的时侯,我们会产生对原始宗教和艺术,以及对民俗和农民艺术的欣赏。 《绿色基督》、《黄色基督》两幅基督画(图1)中,宗教主题或主角占据了大半画幅,但画面前景中虔诚的信徒、背景中劳作的农民却是宗教力量在现世社会、日常生活中的体现,这突破传统宗教画仅讲述宗教故事、传播教义的能力,让日常生活融入到宗教中,并成为艺术的一份子,传递力量。 图1-2. Paul Gauguin,

拍卖会系列 – Sothebys Impressionist, Modern & Surrealist Art 202002
艺术

拍卖会系列 – Sothebys Impressionist, Modern & Surrealist Art 202002

睡前看油管,首页推荐了苏富比拍卖会,一场快进看下来还是蛮好玩的。 拍卖会主题是IMPRESSIONIST, MODERN & SURREALIST ART,整场拍卖主体时间大概在一小时,有33个艺术品,包括油画、素描和雕塑;幸得这四年多(2016.8-2021.4)离散地坚持着艺术鉴赏,30多个作品中有很多都能一眼识出艺术家,给自己一个掌声。 1、凡高的画 这场拍卖里有四幅凡高的画,一幅油画,三幅素描,都是早期的作品。 我记得有一期《局部》中,陈丹青拿出他珍藏的一幅人物素描,当时他说梵高用极简的线条和图形勾勒出劳动人民坚韧、纯朴的性情,一幅小小的习作能让人动容。 图1-2~图1-4. Vincent Van Gogh, 素描习作,海牙时期,1882~18852、毕沙罗的画 毕沙罗是我喜爱的“社会主义”印象派画家,之前对他和塞尚相同主题画作进行分析时就发现,他的画中会隐藏着劳动人民,而不止单纯描摹风景。 图2-1. Camille

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 弹吉他的男人和女人 Woman and Man with Guitar
艺术

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 弹吉他的男人和女人 Woman and Man with Guitar

图1-2. Georges Braque, Woman with Guitar, 1913, oil on Canvas, 130 × 73 cm,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Centre Pompidou, Paris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1882.5.13 – 1963.8.31),法国艺术家。作品中风格多样,是20世纪艺术发展中先锋力量,对立体主义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初识他的作品是多年前在蓬皮杜美术馆,当时被《弹吉他的女人》(或者《拿吉他的女人》)(图1-2)吸引,那个早上独自坐在长凳上注视良久,看久了就走神了,似乎回味不出来味道,特意拍下来留存,没成想这再晃过神已是四年光阴。 那幅《弹吉他的女人》还在手机相册中,许多年她还在,

诗情

晋·诗 - 短歌行

少年人读《短歌行》,偏爱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以为人生没有不可越的烦忧。 年过三十载的中年,喝的酒不是魏晋时的豪迈,而是将无可奈何一饮而尽。这时心里吐露的是“来日苦短,去日苦长”。 短歌行 ——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短歌行

咖啡

手冲练习小计 - 用埃塞COE 74112告别FamilyMart咖啡

Day1: 2021年2月26日,周五,雨。(元宵节) 早上打开新年的第一袋豆子,埃塞COE 74112,是埃塞的国家实验室在1974年发现的第一号抗病性品种。 磨豆机 ,滤杯Origami,滤纸 研磨度7M,水温87℃,粉15g 拿壶很不稳,滤杯口径大,把握不好水流高度,撞杯壁的问题让我抓狂;最后就把水流高度调到快两倍于6~8cm。 整体早上赶时间,另外还要再带一杯给小伙伴,仓促潦草的第一天手冲,连风味都没顾上品鉴。 Day2: 2月27日,小周末,阴。 早上继续是仓促,原本是八点要与小伙伴在会议室汇合,最后出门就已经快八点,总之迟到15分钟。 在作业批改后,调整磨豆机配置、滤杯和滤纸。 磨豆机 ,滤杯Hario V60,滤纸Hario 研磨度7A+17,水温87℃,粉15g 风味: 前段:入口是浓烈的巧克力香气,停留在舌后,有明显花香,但辨别不出具体的花香;

何坤·《坤想三旬》- 回趟老家
诗情

何坤·《坤想三旬》- 回趟老家

摘选吾弟诗集《坤想三旬》。我想回趟老家看看 那些熟悉面庞 那些陌生皱纹 那些故人老去 我想回趟老家看看 那里鸟鸣江堤 那里虫蠕巷尾 那里旧事漂泊 我想回趟老家看看你 在你的屋檐边听窗台雨声 在你的河口旁看溪底鱼游 在你的泥地里抚尘沙漫舞 在你的目光下叹岁月荒凉 我想回趟老家告诉你 我过的不好也不坏 我想回趟老家告诉你 生活的公平并不多 我想回趟老家告诉你 外面的生存也不难 我想回趟老家 听你轻声说 孩子你已长大 我想回趟老家 低声对你说 我不想你变老

历史

艺术师徒 - 契马布埃与乔托、杜乔

西方艺术中乔托的地位毋庸置疑,他被奉为照亮文艺复兴的第一束光。 虽然那些优雅写实的绘画方法和用那种方法画出的杰作,由于战争的破坏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虽然当时乔托被一片浓重的拜占庭风格的浓雾所笼罩,但唯有他的出现,绘画才被带到一种可以称之为好的状态。在一个风格粗糙、技艺拙劣、画风浓重的时代,乔托居然能以自己的方式使绘画重新焕发活力,真是一个奇迹。 ——瓦萨里《名人传》天才乔托(Giotto, 1267-1337)与恩师契马布埃(Giovanni Cimabue, 1240-1302)的故事一向被传为佳谈。 13世纪中期,意大利艺术深受拜占庭艺术影响,同时也汲取着哥特艺术的新兴创作风格。 契马布埃在平面化的拜占庭绘画中开创性用阴影表现出立体感,同时加入较丰富的色调打破拜占庭风格的沉闷,他的画作已经在挣脱传统拜占庭风格。 乔托师承创新,并且更深刻,他探索出空间纵深感来自画面排布;更加有开创性的是乔托将人类自然的、丰富的感情融进肃穆的、冷冰的宗教画中,这像是打开艺术之门的一把钥匙,让艺术从宗教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发挥更重要的人文作用和美学价值。 同时期的佛罗伦萨由契马布埃、乔托开创艺术,而属锡耶纳画派的杜乔(Duccio, 约1255-1318年),也在积极尝试新技画。据传杜乔也拜师于契马布埃,姑且信以为真:契马布埃是著名的艺术家兼伟大的老师。 乌菲兹美术馆有一间十三世纪至十四世纪艺术品展厅,厅时珍藏着三位艺术家对同一主题《圣母子》的创作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