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情

写在十月最后一天

回西安已经整一个月,没有任何的障碍,我已经适应了慢节奏的生活,圆圆应该也是。 图1、圆圆小可爱 其实所谓的适应,只是将早起晚歇、一日三餐安排到最舒服的状态;再没遇到睡眠不好的状况,也不担...

七月的最后时光

似乎写不出什么文字。 杂乱无章的工作、这动荡无测的生活; 眼前是越不过的屋子,窗外是苍白的房屋与远山。 似乎这是最极致的自由,时间由我挥霍。 可以继续听老歌,可以看窗外发呆。

晋·诗 - 短歌行

少年人读《短歌行》,偏爱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以为人生没有不可越的烦忧。 年过三十载的中年,喝的酒不是魏晋时的豪迈,而是将无可奈何一饮而尽。这时心里吐露的是“来日苦短,...

何坤·《坤想三旬》- 回趟老家

摘选吾弟诗集《坤想三旬》。 我想回趟老家看看 那些熟悉面庞 那些陌生皱纹 那些故人老去 我想回趟老家看看 那里鸟鸣江堤 那里虫蠕巷尾 那里旧事漂泊 我想回趟老家看看你 在你的屋檐边听窗台雨声 在你的河口...

词 – 鹊桥仙

鹊桥仙的词牌,用来咏歌牛郎和织女的爱情,名是源自欧阳修的词句“鹊迎桥路接天津”;在七夕这一日诵读遍这首词牌的作品比任何礼物都浪漫。 标准的词牌格式(存在部分变调的格式),是五十六字: [平]平[仄]仄,[...

宋·词 – 晏殊 浣溪沙

晏殊的词不似柳永的暧昧,也不似欧阳修的刚烈。 晏殊的才情横溢与他的身世落莫交织在一起,亲情爱情友情都没能足够温暖他,他作词的韵多是清冷;孤独时读他的词,会将落莫放大至浓烈苦涩。 浣溪沙 青杏园林煮酒...

听你的歌

C'mon In - Eason Chan 夜半,路过零下几分钟的海岸 海水中飘着一叶蓝色的披风 也许是被年轻女孩遗忘 卷起裙角,继续往海的方向 拾起一牙海胆 小小的心里裹满月光 又似晶莹泪花 躺倒在柔软的海滩 像陷入床...

无花果

曾经听过你的名字 未曾想在诗一般的远方遇见你 你的模样, 有成熟和青涩的色彩 丝毫没有诱惑的味道 你默默看了我两天 我默默看了你两天 今天,我饿了,我吃掉了你 原来,你柔软的身躯里包裹着少女粉的心 像极...

离别等归来

你牵着一匹野马, 寻找到她的北方草原。 然后,离别南去,踏浪向朝阳。 无防无碍装作无所谓, 马儿已无羁奔跑。 记得这儿有你心爱的姑娘, 记得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