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中世纪的绘画超简史

作者: lanxiaohe 分类: 历史,艺术 发布时间: 2018-12-09 23:38

原本是在写乔托的解析笔记,对乔托创作湿壁画之前的欧洲中世纪绘画方式进行图文查阅,渐渐积累一些,觉思单独成文也未尝不可,故剥离之,成此文。

对于乔托的成就,有一条赫赫在前:将湿壁画发扬光大,为文艺复兴埋下了启蒙的种子。 在乔托对壁画的革新之前,欧洲中世纪的绘画历经沧桑,探索各种方式表达“信仰”这一永恒的主题,常见的有马赛克镶嵌画、壁画、蛋彩画、彩绘玻璃画[1],还有少量的羊皮纸画、挂毯画(如果可以归属为画作)。

插播另一文快捷入口:欧洲中世纪的建筑超简史

1、马赛克画Mosaics

马赛克画呈现的颜色鲜艳,主要用有色的玻璃或石块镶嵌到墙面,如果不刻意破坏是能够长久保存,但是很难做到细腻表达人物。

意大利纳文塔曾是拜占庭时期西罗马的首都,马赛克画的艺术巅峰自然在此孕育生长。 纳文塔圣维托教堂Basilica of San Vitale建于6世纪(526年~547年)[2],现存着精美的马赛克画,其中西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和皇后狄奥多拉Theodora为主角的画最为完美(图1~图2)。虽然马赛克的表现方式有些许粗粝,但大大小小马赛克合理地排列,仍然能感受到皇冠的精致(图3),对皇权肃然起敬。



图1. 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与Maximianvs一众


图2. 狄奥多拉Theodora与侍从们


图3. 马赛克的粗粝与精致

马赛克画在中世纪初期蓬勃发展,日趋华丽带来成本的压力。
在圣维托教堂里,无数块半透明玻璃后面衬着的是小金箔片,以此达到闪闪发光的效果。如此高昂的建造成本是小教堂无法承受的,所以大部分小教堂在室内墙面上便使用壁画装饰。

2、壁画Maral

壁画是一类画的统称,结合本文简介对象的范围是中世纪,so focus on that time. 中世纪常见的壁画[3]有两类,干壁画Fresco secco / Secco、湿壁画Buno fresco / Fresco bunon。
干壁画是在干燥的石膏上作画,颜料浮在石膏上,暴露在空气中过久会出现各种问题,比如颜料易成片剥落、色彩氧化,但同时也有一定的优势,就是损坏后易修复。弊大于利的结果是现存较完好的中世纪干壁画很稀少。

意大利Galliano的教堂Basilica di San Vincenzo(约1007年)虽然未幸免遭受时间侵蚀,也许现在的模样不完整(图4~图5),却丝毫不影响她在小镇居民心中信仰之光。



图4. 被时间洗礼的干壁画(Basilica di San Vincenzo)


图5. 不完整却完美的干壁画(Basilica di San Vincenzo)

湿壁画较之干壁画脾性就稳定多了,画匠用清水调和颜料,涂画到湿的石膏上。在干透的过程中颜料慢慢涌入石膏内部,经过奇妙的化学反应与石膏融为一体。最终湿壁画完稿后色彩鲜亮,持久且抗氧化。

从技术上常将湿壁画的物理结构分为三层[4]:
– the arriccio,最贴近墙体的石膏层,由粗质石灰、沙子和水后平涂到墙面上
– the sinopia,石膏干后,用红色颜料勾勒轮廓;后期此步骤也改进用定点式确定轮廓
– the intonaco,最后就是最关键的最细腻的石灰层,在湿润的石灰层上涂颜料

湿壁画较干壁画的关键突破在于让颜料渗入墙体内部,靠的是石灰与水与空气之间奇妙的化学反应[4]:
– calcination of limestone in a lime kiln: CaCO3 → CaO + CO2
– slaking of quicklime: CaO + H2O → Ca(OH)2
– setting of the lime plaster: Ca(OH)2 + CO2 → CaCO3 + H2O

关于湿壁画艺术的讲解,推荐碎片先生的节目《文艺复兴在意大利05–渗入墙体的艺术:湿壁画》。

湿壁画对环境有一定限制,适合创作室内画并存留在干燥的地区,比如大部分意大利城市,而威尼斯或潮湿寒冷的北欧,湿壁画易受潮脱落。同时,湿壁画需要在灰泥未干时创作,大约24小时时长,只有技艺高超的画匠才能胜任速度和画面的双重考验。

当当当当,此处请出湿壁画史上的开山之作,意大利的亚西西圣方济各圣殿Basilica of Saint Francis of Assisi( 1228年~1253年),乔托(虽然存在少部分争议)在此圣殿中生动描绘了方济各的传道故事,用25幅场景赞美他的一生,包括向鸟儿布道(图6)、向霍诺里乌斯三世布道(图7)。
细细看每个作品中人物表情,已经从中世纪生硬的宗教画中挣脱,微皱的双眉透出霍诺里乌斯三世正认真聆听,其他人有的托腮、有的抱臂,有的举着手似乎表示认同布道的教义(图8)。

亚西西圣方济各圣殿的Upper Church在乔托笔下熠熠生辉,而更叹为观止的是斯克洛文尼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又称为竞技场礼拜堂Arena Chapel。



图6. 圣方济各向鸟儿布道


图7. 圣方济各向霍诺里乌斯三世布道


图8. 圣方济各向霍诺里乌斯三世布道(局部)

3、蛋彩画Tempera

蛋彩画,另一音译名为坦培拉,它的绘画技法与湿壁画相似,是将颜料调和后涂到石膏上;差异在于蛋彩画的调和介质是蛋黄、牛奶或植物胶等粘稠性物质,而湿壁画直接用清水调和颜料。

蛋彩画的核心技术可应用到不同的绘画材料上,如木板、画布、墙壁。 木板蛋彩画在中世纪后期常结合金箔底面,打造出各种样式的祭坛宗教画,表达出金光灿灿的信仰。根据尺寸差异可分类为单屏祭坛画、多联屏祭坛画。

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Uffizi Gallery有一个展馆中陈列了三幅同一主题的单屏祭坛画《圣母与圣子》,图9~图11作者分别是杜乔Duccio di Buoninsegna、契马布埃Cimabue、乔托Giotto,每幅作品不可去论高低上下,一起欣赏。



图9. 杜乔,Rucellai Madonna,1285-1286年,290 x 450cm


图10. 契马布埃,Santa Trinita Maestà,1280-1290年,385 × 223cm


图11. 乔托,Giotto,1306-1310年,204 x 325 cm


契马布埃和乔托是一对师徒,契马布埃被称为最后一位拜占庭艺术家,乔托被赞为文艺复兴启蒙家
在艺术的领域里,评价体系可以有主观的好恶,也可以是客观的技术,上面的三位艺术家在各自社会环境中达到TOP级艺术水平,横向客观比较的差异在于绘画技巧(空间体积与现实的匹配)、绘画情感(对宗教人物赋予世俗的情感)[5]。

木板蛋彩画中多联屏祭坛画的作品也是不胜其数,通常会围绕圣经中某个核心主题绘制多块木板画,有些木板画设计为可闭合,以在不同节日展示不同画面。中世纪祭坛画的主题相对范围比较固定,画面仅突显人物,肃穆有余温情不足。
典型中世纪多联屏祭坛画如杜乔的圣母子(图12)、Pietro的圣母子(图13),个人比较喜欢皮耶罗Piero della Francesca的极简风祭坛画(图14)。



图12. 杜乔, 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 polyptych, 1311-1318年


图13. Pietro Lorenzetti,Arezzo Polyptych,1320年,Santa Maria della Piev


图14. 皮耶罗,Polyptych of the Misericordia,1445-1462年,Sansepolcro, Museo Civico


关于祭坛画,不同艺术家根据教堂的脾性进行设计,随着文艺复兴过程中绘画技巧的提升,绘画颜料、材料的进步,祭坛画不仅在视角效果突显华丽,绘画主题也融入自然景观和叙事场景。 比如胡贝特·凡·艾克和杨·凡·艾克兄弟使用油画为根特教堂创作的祭坛画(图15),乔尔乔内为卡斯泰尔夫兰科祭台创作的装饰屏(图16)。


图15. 凡·艾克兄弟,The Ghent Altarpiece,油画,1432年,461cm * 350cm


图16. 乔尔乔内,Castelfranco Madonna,油画,1504年,200 * 144cm,Cathedral of Castelfranco Veneto

4、彩绘玻璃窗 Stained Glass

中世纪的艺术实体就是教堂,而教堂中不可缺少的是光。最初限于建筑技术罗马式教堂室内多是偏暗,中世纪对墙、柱、拱等等的创新,使得艺术家们在设计教堂时,有更多的面积可以嵌入窗户。纯透明玻璃下的自然光太过normal,一旦绘上彩色玻璃,光的照射下尽显天堂美好。

常见有两种形式的彩绘玻璃窗,一种是上下垂直结构,英格兰温彻斯特座堂Winchester Cathedral(1079年~1093年)的彩绘窗气势磅礴,教堂东面、西面玻璃窗(图17~图18)仅占整座教堂窗户很小的一部分,因为这个教堂东西长约160米,南北两面有更丰富的彩绘窗[6]。



图17. East Window,Winchester Cathedral Photo: Roger Buchanan


图18. West Window,Winchester Cathedral


另一种称为花窗更贴切,它是呈圆形辐射结构,常称为玫瑰花窗。法国巴黎圣母院 Notre Dame Cathedral(1163年~1345年)有三扇完美花窗[7],South Rose(1260年)花窗内外4个层次,共84个Panels组成[8],图19~图20现整体的美与细节的美。


图19. Rose Sud,Notre-Dame Cathedral


图20. Rose Sud(detail),Notre-Dame Cathedral

5、挂毯画 Tapestry

挂毯的制作成本很高,可以用于制作精美图案,但面对无规则的人物形状就难以施展。

最典型的作品是贝叶花毯The Beyeax Tapestry(70m * 0.5m,1066年),它描绘的是历史事件the Norman Conquest of England,整长70米长卷,目前最后一节仍遗失,留存62米[9],用连环情节绘制完这场两年的征战(图21~图22),623位人,55条狗,202只马,49棵树,41艘船,还有页眉页脚上装饰的马和鸟(与清明上河图异曲同工)。



图21. 贝叶花毯上的威廉公爵Willelm:DVX


图22. 超长贝叶花毯现场展


参考:
[1] 绘画类别,http://faculty.evansville.edu/rl29/art105/sum04/art105-6.html
[2] 圣维塔教堂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silica_of_San_Vitale
[3] Mural Painting as a Medium: Technique, Representation and Liturgy, [https://www.academia.edu/8526688/Mural_Painting_as_a_Medium_Technique_Representation_and_Liturgy
[4] 湿璧画,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esco#cite_note-3
[5] Cimabue, Giotto and Duccio- A comparison of three Madonnas,http://arthistoryblogger.blogspot.com/2012/09/cimabue-giotto-and-duccio-comparison-of.html
[6] Medieval Glass: The Influence of Three Great Bishops,https://www.winchester-cathedral.org.uk/wp-content/uploads/Three-Great-Bishops-with-Illustrations.pdf
[7] 巴黎圣母院花窗,http://www.therosewindow.com/pilot/Paris-N-Dame/table.htm
[8] 巴黎圣母院南花窗,http://www.notredamedeparis.fr/la-cathedrale/linterieur/vitraux/rose-sud/
[9] 贝叶花毯将于2020年首次在英国展出,https://www.lonelyplanet.com/news/2018/01/17/bayeux-tapestry-display-uk/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