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诗 - 短歌行

作者: lanxiaohe 分类: 诗情 发布时间: 2021-03-01 14:01

少年人读《短歌行》,偏爱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以为人生没有不可越的烦忧。
年过三十载的中年,喝的酒不是魏晋时的豪迈,而是将无可奈何一饮而尽。这时心里吐露的是“来日苦短,去日苦长”。


短歌行 ——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短歌行 —— 陆机
置酒高堂,悲歌临觞。
人寿几何,逝如朝霜。
时无重至,华不再阳。
苹以春晖,兰以秋芳。
来日苦短,去日苦长。
今我不乐,蟋蟀在房。
乐以会兴,悲以别章。
岂曰无感,忧为子忘。
我酒既旨,我肴既臧。
短歌可咏,长夜无荒。
岚:陆机的诗整体情绪低沉,似乎刚给年长的友人祝完寿,走在归家途中,睹人思岁月悠悠,咏诗意前程茫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