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 – 双燕 Two Swallows

作者: lanxiaohe 分类: 艺术 发布时间: 2019-10-13 23:19



图1. 双燕,铃印:吴冠中、八十年代,彩墨,68.5×137.4cm,1981年,香港艺术馆

图2. 秋瑾故居,铃印:吴冠中、八十年代,彩墨,62×137.4cm,1988年,香港艺术馆

图3. 忆江南,铃印:吴冠中,68.5×137.8cm,1992年,香港艺术馆

吴冠中(1919.8.29~2010.6.25),江南(江苏宜兴)人士,笔名“荼”,中国现代艺术家,将中国画的风韵与现代抽象、形象融合得精致;得幸长寿,历尽不同时期过程中,探索时代风貌里的自然、乡景和山水,创造了无数珍宝。

在大时代背景下,吴冠中选择成为一名孤独的风景画家(有多少无可奈何心意冷),通过“风筝不断线”将画牵着故乡与人。

风筝,指作品。作品无灵气,像扎了只放不上天空的废物。风筝放得愈高愈有意思,但不能断线,这线,指千里姻缘一线之线,线的另一端联系的是启发作品灵感的母体,亦即人民大众之情意。
除了画,他的文学造诣同样深厚。他心中的偶像是鲁迅,一直恪守偶像的文学正气和美感,在画与诗文中在传承。
晚年时,吴冠中先生对一些汉字有属于自己的体会,偶尔会将这些体会展现在纸墨之间,这些字有厚实的躯干和坚定的风骨,透着作者心中的坚强与安静。

吴冠中先生,诗书画俱佳。

吴冠中的小学时期分初小和高小,与我的小时候外婆家周围一样,吴家屯和周边的屯子里娃们低年级(一年级至三年级)会先就近上学,如果还有前途(小学怎么就能分辨?)就去松元乡的白荡小学继续上小学高年级(四年级至五年级)。
吴冠中在鹅山小学毕业后,考中无锡师范学习,父亲对他未来的憧憬是“免费上学,毕业后成为一名高小教师”,一切以为就如此按部就班。但三年的师范初师后,意外竟考入浙大电机科,改变对未来的憧憬“工业救国,就业有保障”。
倘若如此的学业路径,也许中国近代科学家中将出现一位“科学家吴冠中”,就像吴先生自嘲“丹青负我”。

在一年级暑期军训时,认识了一位人生挚友——国立杭州艺专预科的朱德群,两人因在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日常是形影不离。朱德群带吴冠中参观艺专,吴先生受到艺术里的图画和雕塑的冲击,他说“就像婴儿睁眼初见的光景,……,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她捕获许多童贞的俘虏,心甘情愿为她奴役的俘虏”。
很快暑期结束,吴先生但决定转学入艺专学习,朱德群与吴冠中的情谊延续一辈子,延续成友情故事。

随抗战爆发,杭州艺专几经迁变,师生颠沛流离。战乱未阻止吴冠中汲取宝贵知识,先后受到林风眠、吴大羽、潘天寿等教育家和画家的教授,虽教学方向是中西结合,主要是学习国画、山水画。对他山水画观念影响至深的是石涛、八大山人,他们作品除了有技法,更是有感情

中国传统山水画以立幅为多,画面由下往上伸展以表现层峦叠嶂,并总结出构图的规律,曰:起、承、转、合。老师主说以“起”为最难。“起”是前景,如何设计这第一步,要考虑到文章的全局组合。而这前景总离不开树、石,易于雷同。石涛冲出樊笼,往往突出中景,以最吸引视觉的生动形象组成画面的主体,可说都是写生的形象,是山水的肖像。

1942年吴冠中从杭州艺专毕业,在重庆大学建筑系任助教,教授素描与水彩。期间与爱人朱碧琴相识相恋,同时苦心学习法文,期待他日去法国勤工俭学。
幸之在1947年公费留学巴黎,在国立巴黎高级美术学校学习油画。三年时间,除了正规的学校教育,巴黎的美术馆、博物馆、画廊让吴冠中饱饮欧洲艺术之美酒,从文艺复兴的达芬奇、波提切利,到现代艺术之父塞尚,印象派梵高、莫奈,让他沉醉巴黎。
怀乡情深,在1950年,游子归国。吴冠中开始了育人生涯,在课堂之外的时间,走南闯北在乡间林中写生。

吴冠中画山林自然,画枯藤老树,画云淡风轻,画朝朝暮暮,独不画歌唱传颂的人物或事迹。
六七十年代在北方农村进行劳动改造的几年,尽管环境艰苦,他任然在其中寻找画意,就像房东家的石榴庭院(图4):

我先认为北方农村是单调不入画的,其实并非如此,土墙泥顶不仅是温暖的,而且造型简朴,色调和谐,当家家小院开满了石榴花的季节,燕子飞来,又何尝不是桃花源呢!金黄间碧绿的南瓜,黑的猪和白的羊,花衣裳的姑娘,这种淳朴浑厚的色调,在欧洲画廊名家作品里是找不到的。
每天在宁静的田间来回好几趟,留意到小草在偷偷地发芽,下午比上午又绿得多了,并不宁静啊,似乎它们也在紧张地奔跑哩。转瞬间,路边不起眼的野菊,开满了淡紫色的花朵,任人践踏。



图4. 吴冠中,房东家,油画,43×42cm,1972,私人收藏

生而有涯,无涯惟智。

2002年春,香港艺术馆举办我的大型回顾展“无涯惟智——吴冠中艺术里程”。这个展览对我很有启发,他们不仅仅张挂了我的作品,而且是通读和理解了我的艺术探索后,剖析我探索方向中的脉络,将手法演进在不同时期所呈现的面貌并列展出,令观众易于看清作者的创作追求,其成败得失,共尝其苦乐。
比方从八十年代的《双燕》(图1)到十年后的《秋瑾故居》(图2),又十年而出现了《往事渐杳,双燕飞了》(图3),三幅作品被并列,我感到自己的被捕,我心灵的隐私被示众了自己感到震撼。
关于近乎抽象的几何构成,缠绵纠葛的情结风貌,其实都远源于具象形象的发挥。不同时期作品的筛选与组合揭示了作者数十年来奔忙于何事。
这样的展出其实是对我艺术发展的无声的讲解,有心人当能体会到这有异于一般的作品陈列展。……作者的喜悦莫过于被理解、遇知音。

下个月,11月,如果一切顺利,香港艺术馆完成装修将以新的面貌开馆,一定会前去用眼用心看吴冠中的画。
香港艺术馆的双燕,定是最多情的那一对



图5. 春讯,设色纸本,铃印:八十年代、吴冠中印
2011年佳得士中国近现代画拍卖,成交总额HKD 17,460,000


图6. 双燕,铃印:八十年代、吴冠中印,1988年,69×137cm
2018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现当代艺术夜场,成交价RMB 46,000,000


图7. 双燕,油画,1994年,69×140cm
2018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现当代艺术夜场,成交价RMB 112,700,000


图8. 双燕,设色纸本,落款:吴冠中,铃印:吴冠中印、八十年代,68.8×137.5 cm
2019苏富比秋季拍卖中国书画,拍品已售 39,653,000 港幣


图9. 双燕,设色纸本,题识:吴冠中。良蕙存念。一九九〇,荼。铃印:荼。
2017年佳得士中国近现代画拍卖,成交总额HKD 1,500,000


图10. 宁波水乡(双燕原稿),素描,1980年,香港艺术馆


注:引文来自于吴冠中先生的自传《我负丹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