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 弹吉他的男人和女人 Woman and Man with Guitar

作者: lanxiaohe 分类: 艺术 发布时间: 2021-03-30 14:03


W1siZiIsIjQzODQ0NiJdLFsicCIsImNvbnZlcnQiLCItcXVhbGl0eSA5MCAtcmVzaXplIDIwMDB4MjAwMFx1MDAzZSJdXQ.jpg Georges_Braque2C_19132C_Femme_C3A0_la_guitare_28Woman_with_Guitar292C_oil_and_charcoal_on_canvas2C_130_C397_73_cm2C_MusC3A9e_National_d27Art_Moderne2C_Centre_Pompidou.jpg
图1-1. Georges Braque, Man with Guitar, 1911, oil on canvas, 116.2 x 81 cm, 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 New York City, NY, US
图1-2. Georges Braque, Woman with Guitar, 1913, oil on Canvas, 130 × 73 cm,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Centre Pompidou, Paris


乔治·布拉克 Georges Braque (1882.5.13 – 1963.8.31),法国艺术家。作品中风格多样,是20世纪艺术发展中先锋力量,对立体主义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初识他的作品是多年前在蓬皮杜美术馆,当时被《弹吉他的女人》(或者《拿吉他的女人》)(图1-2)吸引,那个早上独自坐在长凳上注视良久,看久了就走神了,似乎回味不出来味道,特意拍下来留存,没成想这再晃过神已是四年光阴。

那幅《弹吉他的女人》还在手机相册中,许多年她还在,挺开心。
那短暂几个月的巴黎记忆宛如一串音符跳跃在生命乐章中,许多年我还记得,真美好!


前几天在看《观念与艺术·塞尚》,最后一章后记讲述了塞尚对法国艺术发展的影响,很多艺术家包括马蒂斯毕加索从塞尚的人物画中汲取营养,布拉克从塞尚的风景画中获取到另类力量,促使他更近一步创新:

塞尚的风景画为这一领域带来了一种全新形式的解读。阳光照耀下的地中海所呈现的色彩,画家在埃斯塔克发现的形式的鲜明对比,这些都是吸引乔治·布拉克在1906年秋天造访这片富有戏剧性的土地的理由(即使不是全部的理由)。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又再次造访。和毕加索一样,布拉克学习并吸收了塞尚新的人物模式,在1907-1908年间创作的《大浴女》中,他甚至把塞尚标志性的构造性笔触变成了连贯性的技法,把人物平面和空间平面连接起来,在流畅、扁平的画布上体现了出来
但是在埃斯塔克,布拉克大胆探索了塞尚的新形式系统所暗含的深层含义。在他描绘的风景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塞尚对于早期立体派运动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布拉克不断地理解塞尚对艺术的思考和想法,并进行模仿与创新,引导他寻找到立体主义的内核:源于自然的线、体、面,用形与色代替透视

在1910年前后,布拉克与毕加索共同开创了产体主义,但他的个性是淡泊名利,并不具备毕加索那般的传奇故事性、争议话题性,以致后世在提到立体主义开创者时往往多是独提毕加索。

世间诸事多如此,平平淡淡还是轰轰烈烈,随利而逐大概率能燃烧如烈焰,随心而往雁过留痕般转瞬,不论是哪种选择,都形成独特自我。

布拉克和毕加索不同的选择成就为不同的艺术家,布拉克沉浸于新鲜艺术风格的探索和追求:从对野兽派的模仿,到汲取后印象主义的精华,再到立体主义的创立,甚至还尝试剪贴画

1、早期对野兽派的模仿(1905-1907年)

19世纪末20世纪初,各种艺术风格如春笋一般遍地而生,艺术家们相互分享着艺术观念和见解,强烈地挣扎着从学院派的桎梏中挣脱:印象派走到室外拥抱自然的色彩、后印象派粗粝地用刮刀涂抹颜料、点彩画派用理性的色彩科学创造感性的艺术品、野兽派的绚丽色彩旗帜鲜明。
1904年,布拉克从巴黎的学校毕业,喜爱阳光与色彩的他与野兽派的马蒂斯和德兰成为好友;并且奔赴阳光明媚的地中海城市马赛采风,创作了大量野兽派风格的作品。

观察下面相似主题的两组图:
第一组(图2)分别来自于布拉克和马蒂斯,天空、大地、山峦、河流无一不色彩纷呈,山脚的农舍、海边的渔家都覆盖着糖果色的甜,海水和土地都用相似的短笔触涂抹。
第二组(图3)分别来自于布拉克和德兰,海岸边停泊着归家的渔船,港口小镇红色屋顶的房屋,在海水高饱和的蓝色、紫色、黄色冲击下显得宁静;画面的前景或背景中短小、密集的平行笔触更加突出,在宁静的画面中增加了动感,不自觉让人遐想进入画的意境中。

大自然中理性的色彩和形状,在野兽派的画笔下,运用色彩理论进行感性创作,赋予每棵树、每朵花、每一片天空大地和海洋新的灵魂。


Georges-Braque-L-Estaque.jpg Matissetoits.gif
图2-1 Georges Braque, L’Estaque, 1906, Oil on canvas
图2-2 Henri Matisse, View of Collioure, 1905, Oil on canvas, 59.5 cm × 73 cm,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b82cdee6ee59d567d72929bc4573a33f.jpg AndrC3A9_Derain2C_19052C_Le_sC3A9chage_des_voiles_28The_Drying_Sails292C_oil_on_canvas2C_82_x_101_cm2C_Pushkin_Museum2C_Moscow._Exhibited_at_the_1905_Salon_d27Automne.jpg
图3-1 Georges Braque, L’Estaque, 1906, Oil on canvas
图3-2 André Derain, The Drying Sails, 1905, Pushkin Museum, Moscow

2、受塞尚作品启发

在埃斯塔克曼妙的风景中,布拉克用丰富色彩描绘海景(1906年),塞尚将风景拆解为稳定形状(1879年),色彩与构图形成明显的对比(图4),穿越20多年的海风,都让人心旷神怡!


CTB.1997.30_marina-lestaque.jpg l-estaque-view-through-the-trees-1879.jpg
图4-1 Georges Braque, L’Estaque, 1906, Oil on canvas, 59 x 72.4 cm, Private Collection on loan at the Museo Nacional Thyssen-Bornemisza
图4-2 Paul Cezanne, L’Estaque, 1879, Oil on canvas, 44.7 x 53.4 cm, Private Collection


塞尚在1906年病逝,这是艺术史上沉重的痛,而塞尚的艺术理念通过作品获得新生,为当时巴黎艺术燃起花火,立体派就是最耀眼的一束。
布拉克参观塞尚的回顾展(1907年9月)时,深深被塞尚作品打动,他理解到塞尚核心的艺术思想:色彩是属于大自然的,艺术家不能仅通过色彩创作艺术,而是要通过和谐的构图、有特征的体或形来重塑艺术。

从布拉克创作的两幅《埃斯塔克的桥》(图5)能清晰看到风格的变化:从最早画面中保留风景的轮廓,接近自然样貌,到后来,将一切都勾勒为线条和形状,抛弃透视,注重线条和色彩简明是立体派最初的风格特点。


Georges_braque-viaduct_at_estaque.jpg braque_viaduct.jpg Georges_Braque2C_19082C_Le_Viaduc_de_L27Estaque_28Viaduct_at_L27Estaque292C_oil_on_canvas2C_73_x_60_cm2C_private_collection.jpg
图5-1 Georges Braque, The Viaduct at L’Estaque, 1907–08, oil on canvas, 65.1 x 80.6 cm, 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Arts
图5-2 Georges Braque, Le viaduc à l’Estaque, 1908, Huile sur toile, 72,5 x 59 cm,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Centre Georges Pompidou, Paris.
图5-3 Georges Braque, Le Viaduc de L’Estaque, 1908, oil on canvas, 73 x 60 cm, Tel Aviv Museum of Art

在随后的一些作品中,例如1908年创作的《埃斯塔克的房子》(图6)塞尚的影子更加明显:温暖的普罗旺斯色调,由弓形的树木支撑的坚固几何结构,短促而平行的笔触,这些都和塞尚作品惊人地相似。然而,布拉克对塞尚的构图进行的微妙改动,使自己的作品进入了一种更加抽象的立体主义新境界:在布拉克类似浮雕一样的构图中,光影投下随意的图案,各种形式的几何体征违背了单一、连贯的透视逻辑。笔下密不透风的景观,甚至连一条地平线也没有,把画中的形象向前推,处于一个不断变化、生动形象的表面之上。这颠覆了塞尚画面中所颂扬的要表现和谐自然的原则。


Georges_Braque2C_19082C_Maisons_C3A0_l27Estaque_28Houses_at_L27Estaque292C_oil_on_canvas2C_73_x_59.5_cm2C_Kunst_Museum_Bern.jpg La_vallC3A9e_de_Riaux_prC3A8s_de_l27Estaque2C_par_Paul_CC3A9zanne2C_Yorck_2.jpg

图6-1 Georges Braque, Houses at L’Estaque, 1908, oil on canvas, 73 x 59.5 cm, Museum of Fine Arts Bern
图6-2 Paul Cezanne, Houses at the L’Estaque, from 1879 until 1882, oil on canvas, 46.7 × 81.2 cm,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去繁化简,回归到最简单最单纯的树与路(图7),更加突显出别具一格的立体风格;布拉克在经过两年的理论到实践,他的立体画法和技法已经日臻成熟,这也成为后来他和好友毕加索创立的立体画派的牢固基础。
立体主义Cubism最初的来源正是对布拉克画的评论:把一切的风景、人物和房屋都归结为几何图式,归结为立方体 reducing everything, places and a figures and houses, to geometric schemas, to cubes。如此这般,称布拉克为立体主义的始祖不为过。


W1siZiIsIjE1MDk0NSJdLFsicCIsImNvbnZlcnQiLCItcXVhbGl0eSA5MCAtcmVzaXplIDIwMDB4MjAwMFx1MDAzZSJdXQ.jpg 1248px-Paul_CC3A9zanne_-_Landscape._Road_with_Trees_in_Rocky_Mountains_-_Google_Art_Project.jpg
图6-1 Georges Braque, Road near L’Estaque, 1908, Oil on canvas, 60.3 x 50.2 cm, MoMA
图6-2 Paul Cezanne, Road with Trees in Rocky Mountains, 1870/1871, Oil on canvas, 65 x 53.7 cm, Städel Museum


布拉克从塞尚的作品中汲取营养,再加上与毕加索的密切合作,与多位艺术同仁们一起将立体画派在艺术史上烙上印记,影响后世的艺术发展。
可贵的不只是现如今的立体主义,而更是布拉克等先贤在探索新的艺术风格时的大胆和勇于尝试。


题外话,布拉克与毕加索虽同为探索立体主义的前卫艺术家,但行事风格有天壤之别,单从感情上就可以窥见:布拉克与妻子恩爱五十载,相依白首;而毕加索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灵感缪斯。
人类情感之复杂与单纯,无法量出对或错,谓乐与幸足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